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经年一曲故人戏

经年一曲故人戏

来源:掌中云????主角:沈若初、厉行

小说简介:

  十五年后,英国归来,她原是让那些害过她的人,好好忏悔,却不成想,坏了他的好事儿。他是北方十六省最尊贵的公子哥,督军府的大公子。他搂着她的腰,在她耳边吐气如兰:“坏了我的好事儿,该怎么赔我?”她拿着刚得手的勃朗宁抵着他的腰:“你要怎么赔?” “…”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经年一曲故人戏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迷城,十五年了,迷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今到处都是战火纷飞,唯独这迷城多了一份儿安宁。

  刚刚入春,乍暖还寒时候,沈若初拢了拢肩上的外套,看着窗外已经吐了新芽的树木,面上没什么表情,到了一处胡同口。

  沈若初忽的抬起头,对着前面的司机开口:“良叔,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去办些事情。”

  “四小姐,那您要快些,市长和夫人们都在家等着您呢,盼着您早点儿回去。”司机良叔憨厚的笑着开口。

  沈若初闻言,心中不由冷笑,盼着她早点儿回去?她们怕是盼望着她永远都不要回去,十五年了,她们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她还能活着回去。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韩家的养女,他们又怎么会认她,这个失踪了十五年的女儿?

  十五年了,沈为可从来没有去找过她的。

  心中虽然这么想的,沈若初面上却没有什么表情,温婉的开口:“好,我知道了。”

  说完,沈若初打开车门下了车,直接往胡同口深处而去,到了一家不大的宅院门口,沈若初看了看手上的地址。

  沈若初抬手敲了敲门,便有一穿着长布衫男人开了门,看着面前的沈若初:“小姐,要找什么人?”

  “是方爷让我来取东西的。”沈若初看着面前的长布衫的男人轻声说道。

  “小姐可是姓沈?”男人点了点头,再次问道。

  沈若初嗯了一声,没有太多的话:“沈若初。”

  男人听了名字,从怀里取了一样用手帕包着的东西递给沈若初,沈若初接过,从手包里拿出两根大黄鱼递给男人。

  男人连连摆手:“方爷说了,这是送给小姐,感谢小姐救命之恩的,不能要钱。”

  “替我谢谢方爷。”沈若初还想再说什么,觉得矫情了些,遂收拿回了两根金条,将东西放进手包里,有价无市的东西,她若坚持就是矫情了。

  拿好东西,沈若初加快步子,往前走着,抬眼便见一穿着深绿色军装的男人,在追一个衣衫破烂的孩子。

  沈若初不由皱了皱眉,她知道这世道乱,却没想到会乱成这个样子,如今军**称霸一方的年代,这帮人居然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握了握手里的手包,沈若初转了一个方向,再回头,便见穿着深色军装的男人追了上来,沈若初几步上前,几乎是用尽的全身的力气撞在男人身上。

  突如其来的撞击让男人没有防备的失了重心,两人双双跌在地上,摔成一团。

  男人看着消失在胡同里的身影,这才上下打量着撞上自己的女人,目光里满是阴鸷:“你是什么人?”

  说话的时候,男人已经长臂环上了沈若初的腰,逼着沈若初扑在他身上,两人贴的太近,沈若初闻着男人身上味道,看着男人阴鸷的目光,心中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惹了不好惹的人。

  “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撞到你了,我…”沈若初尽量用着平静的声音开口,义父说了,面对敌人,你越表现的害怕,他就越容易拿捏你。

  沈若初的话还未说完,嘶一声刺耳的声音,一辆道奇稳稳的停在两人身边。

  厉行看着面前撒谎的女人,不由勾了勾嘴角,猛地站起身,将沈若初一把扛起来,打开车门直接扔进车里。

  紧接着便坐进车里,带上车门,原本宽阔的车里,立刻变得拥挤起来。

  “你要干什么?!”沈若初瞪大眼睛,防备的看着厉行,饶是她再镇定也有些害怕了。

  这目光让厉行很满意,还知道害怕,就说明还有救。

  厉行大手一伸,大大咧咧的捞过沈若初的腰,顺手一带,让沈若初跨坐在自己腿上,这才阴测测的开口:“说,为什么要撞我?别跟老子扯犊子!”

  “你!”沈若初挣扎着,却被厉行箍的更紧,在实力上,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差距,放弃挣扎,沈若初眼底也多了一些不屑和狠厉:“你穿着一身军装,是军**的人,该是守卫迷城百姓,却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就不怕遭报应吗?”

  厉行先是一愣,旋即大笑了出来,只是这笑意未达眼底:“孩子?也只有你这个傻女人才以为那是孩子,那是侏儒人,偷了老子的机密,被你这么一撞,人跑了,你可知道因此会死多少人,你就不怕那些人夜半同你索命吗?!”

  一句话让沈若初呆愣住了,仔细的回忆了方才那孩子的身影,整个人惊得不行,面前的男人没有说谎,那人身量像孩子,可身形却不像孩子。

  她听说了,最近有人用侏儒人盗取机密,因为他们看似像孩子,不容易引起注意。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沈若初诚恳的道着歉,她知道丢了军事机密的后果有多严重。

  听着沈若初的话,厉行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沈若初,搂着沈若初的腰,在沈若初耳边吐气如兰,惹的沈若初不由缩了缩身子,有些焦急:“我都道歉了,请你放了我。”

  “放了你?送上门的女人,我从来都不会拒绝的。”厉行的目光多了些毫不掩饰的欲望,他见过好看的女人,却没见过这么一双清澈的眼睛。

  似怒似嗔的时候,这双眼睛会像迷城的那个黑湖一样好看,方才若不是这双眼睛,他早就把这女人当成是那些人一伙儿的给解决了。

  说话的时候,厉行低头吻了下去。

  沈若初这才知道厉行想要干什么,胡乱的捶打着厉行,生疏的模样,让厉行勾了勾嘴角,还是个雏儿,厉行不由加深了吻,手也开始不规矩的扯着沈若初旗袍的盘扣,肩上披肩早已不知道丢在哪儿了。

  沈若初惊的不行,她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羞辱过,下一秒,腰间传来的硬物,让厉行顿住动作。

  厉行的目光比之前看起来还要狠厉,还要毒辣,似乎能把沈若初抽筋拨皮一样:“敢拿枪抵着老子的女人,你是头一个!”

  “以暴制暴,是最直接的办法不是吗?”沈若初比方才镇定了一些,沈若初不由握紧手里的枪,这枪是她此刻唯一能同这男人谈判的筹谋了。

  厉行似乎没有腰间的枪眼底有任何的慌乱,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这让沈若初觉得摸不透面前的男人,声音软了一些:“我坏了你的事儿,我也跟你道歉了,你放了我,我们两清…”

  话还未说完,沈若初只觉得手腕一痛,再下一秒,手里的枪已经到了厉行手上,厉行握着手里的枪,细细打量了一番。

  “勃朗宁?”厉行眼底闪过一丝玩味儿,有价无市的东西,他没想到这女人会用这么好的枪。

  只听见咔咔几声响,厉行就把枪给拆成了一个个零件。

  沈若初却整个人垮了下来,他居然这么快就下了她的枪,也不过三五秒,就把最复杂的勃朗宁给拆了。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忽的,外面传来几声枪响,车子迅速的开离出去,前面坐着的副官对着厉行急急开口:“团座,他们来了。”

  厉行眯了眯眼,再次三五秒的功夫,将枪组装好,塞到沈若初手上,给沈若初整理着凌乱的衣裳:“我有事儿,不能带着你,保护好自己,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厉行,你是我的,我会再来找你的。”

  车子几个飘转,停了下来,厉行开了车门,让沈若初下车,沈若初只觉得一阵儿头昏,还没来得及反应,车子已经急急开走了。

  沈若初拿着手包,低着头,手腕上的疼痛,和脖颈处的红印在向她证明方才不是做梦。

  厉行,厉行,北方十六省最尊贵的年轻人,督军府的大公子,人称厉少帅,她怎么都没想到回迷城,会招惹上这么一个男人,但愿以后都不要再遇上那个男人了。

  整了整衣裳,沈若初用披肩将整个人捂好,只愿旁人看不出什么异样来,走向接自己的车子。

  一直站在车旁等着沈若初回来的良叔整个人松了一口气:“四小姐,您可回来了,刚才跑哪儿去了,吓死我了,若是你出了什么事儿,我怎么跟市长和太太交代?”

  “买些东西,耽搁了,我们走吧,别让他们等急了。”沈若初没有多余的话,上了车,良叔赶紧提沈若初带上门,也上了车,车子一路往沈府而去。

  到了一处宅院,良叔停了车子,开了门,沈若初下了车,看着面前红漆的匾额上用金字刻着“沈家大院”四个字。

  沈府,她又回来了。

  “四小姐,咱们进去吧。”良叔拿着两个箱子,走过去对着沈若初轻声说道,沈若初点了点头,跟着良叔进了大院,一路往正厅而去。

  正厅里,穿着西装手指夹着雪茄的中年男人坐在上首,几个衣着装扮很是精致的女人依次坐着,虽然十六年了,沈若初还是认出了,这个男人就是她的父亲沈为,和他的太太姨太太们。

  还有这些她所谓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一个个全都瞪大着眼睛,一如狼一般。

  没有什么变化,唯一的变化就是这么多年不见,父亲又添了两房姨太太。

  “你就是沈若初?”沈为蹙了蹙眉,开口问着,声音里全然没有失去女儿十五年,血浓于水的情感。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反转人生

反转人生

都市娱乐

阅读
婚迷不醒:幕少的乖乖妻

婚迷不醒:幕少的乖乖妻

现代言情

阅读
危爱掠情步步伤

危爱掠情步步伤

豪门总裁

阅读
幸运贤婿

幸运贤婿

都市娱乐

阅读
情深何许君心

情深何许君心

现代言情

阅读
神秘金瞳

神秘金瞳

都市娱乐

阅读
我的高冷大小姐

我的高冷大小姐

都市娱乐

阅读
恍如梦中有离人

恍如梦中有离人

现代言情

阅读
年少有为陈默小说

年少有为陈默小说

都市娱乐

阅读
无法触碰的幸福

无法触碰的幸福

现代言情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联系方式:537012318@qq.com